我们的许多前辈一生都是一本大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