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种难,育人更难。在人才的培养上,应该不拘一格,我们老一代科学家,应甘做人梯,而不能成为阻碍人才成长的绊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