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革命的人们,都应该把自己的生命与群众的生命与社会的生命打成一片,能够这样,才可以去拼命革命,去拼命同残酷的社会奋斗,每个革命者都应该把自己的生命交给群众,交给社会,交给党,才能够把生时的工作不当作是自己的工作,才能够把死后的生命寄托在整个社会,寄托在后来繁荣发育的社会群众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