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重庆“特园”大事年表(1946年—1949年)

    来源:中共中央统战部网站 阅读次数:
  •   1946年初 民盟在特园研究决定创办民盟机关报《民主报》。该报和《新华日报》密切配合,成为蒋管区真正的人民喉舌,发挥了战斗作用。 
     
      1946年1月10日 举世瞩目的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胜利召开。会前,中共首席代表周恩来亲赴特园,同民盟首席代表张澜商定:中共和民盟在重大政治问题上,事先交换意见,采取一致步调,建立密切合作关系。这个“君子协定”,使民盟和中共的合作更形紧密,终于实现政协会议取得五项协议案的重大胜利。开会期间,周恩来、王若飞,吴玉章、秦邦宪等不分昼夜,经常去特园同张澜、沈钧儒、黄炎培、梁漱溟等交换意见,使民盟在政治斗争上大有提高。 
     
      1946年1月21日至25日 民盟重庆市支部在特园和国府路300号先后邀请中共代表团秦邦宪及民盟参加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梁漱溟、张君劢,民盟南方总支部负责人李伯球等谈对政治形势的看法和他们的政治主张。 
     
      1946年2月22日 国民党反动派在重庆发动反苏、反共游行,捣毁了《民主报》营业部,周恩来得知后,特派李维汉到特园慰问民盟负责人。 
     
      1946年2月23日 民盟宣传委员会主任罗隆基在特园举行记者招待会,提出东北“一隅的军事冲突,很可以使政协会议前功尽弃”。 
     
      1946年2月23日 张澜代表民盟在特园举行记者招待会,就东北问题发表谈话。他主张由政府召集政治协商会议之联合小组,协商具体解决办法,以免事态扩大,延长纠纷,影响全国和平统一之进行。 
     
      1946年3月20日 张澜在特园向《新华日报》记者发表谈话,揭露国民党二中全会“无非在维持其国民党一党专政的实质与形式:把各党派参加政府变成请客;并宣称民盟为对全国人民负责,绝不贸然参加政府。” 
     
      1946年4月间 在国共谈判东北停战时,周恩来几次在特园与国民党方面的吴铁城、张群、陈诚等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揭露了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的阴谋,从而赢得了广大民主人士的同情与支持。 
     
      1946年4月7日 中共代表团和各民主党派在特园召开了庆贺叶挺光荣出狱,同时也为欢送叶挺、邓发、王若飞、博古等回延安饯行。周恩来、叶挺在会上相继发言,民主人士也热情发言。 
     
      1946年4月8日 周恩来到特园与张澜等民盟领导人商谈东北问题,一致认为东北军事冲突并扩大是国民党一手造成的,对国民党坚持以武力独霸东北,故意拖延军调部东北小组工作的行为必须坚决反对。 
     
      1946年4月10日 民盟政协代表张澜、沈钧儒、黄炎培、梁漱溟、章伯钧、张申府、张君劢邀请国共两党的政协代表:孙科、吴铁城、张群、王宠患、邵力子、张厉生、陈诚及周恩来、吴玉章、陆定一、邓颖超在特园座谈调解东北内战问题。座谈会由张澜主持,他在强调东北停战的意义后,提出了民盟经过反复酝酿的调停方案。周恩来、吴玉章表示欢迎调停。张群、邵力子亦同意调停。唯独陈诚坚持东北只有接收“主权”的问题,只有“剿匪”的行动,根本拒绝调停。 
     
      1946年4月25日 民盟重庆市支部根据总部的决定,发动全市盟员在重庆国府路300号、上清寺特园、沙坪坝举行无记名投票,选举两名出席国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同时选举民盟重庆市支部第二届委员会。全市500多名盟员投票,胡克林、黄朋豪当选为出席国民代表大会的民盟地方代表(后国民党单独召开伪国大,民盟代表拒绝参加)。鲜英、吴春选、赵一明、冯克熙、李正清、敬树诚、黄朋豪、刘王立明、郭思明、章培毅等当选为民盟重庆市支部委员会委员。沈钧儒、张申府、范朴斋、周新民、邓初民等中央委员致词嘉勉。民盟重庆市支部委员会召开会议,推选鲜英为主任委员、吴春选为秘书处主任、赵一明为组织部长、冯克熙、郭思明为宣传部正副部长、刘王立明为妇女委员会主任、敬树臣为联络委员会主任、黄朋豪为工商委员会主任。 
     
      1946年4月25日 中国民主同盟、青年党、无党派人士三方面政协代表于重庆特园聚会,商讨调解东北问题的办法。到会人士有张澜、沈钧儒、罗隆基、章伯钧、梁漱溟、张君劢、陈启天、杨叔明、莫德惠、郭沫若、缪云台及东北人士周鲸文、阎宝航等,会议决定派出代表分别与国共双方会谈,求得妥善的解决办法。 
     
      1946年4月28日 周恩来、董必武在特园宴请冯玉祥、李济深、陈铭枢、王昆仑、谭平山等各方人士,交换对时局的意见。 
     
      1946年5月1日 张澜特邀张君劢、沈钧儒、梁漱溟、章伯钧在特园会晤,一致主张民盟应为和平继续努力,拟于日内分赴南京、上海开展和平运动。 
     
      1946年6月11日 民盟重庆市支部举行记者招待会,主任委员鲜英说:“民盟一贯主张和平民主。今以总部迁京,渝市支部愿与各党派及地方机关密切合作。” 
     
      1946年6月12日 中国民主同盟留渝人士鲜英、邓初民、刘王立明在特园宴请重庆市党政军及各党派和新闻界人士,张笃伦、刘寿明、龙文治、吴玉章、王维舟、陈介生、黄墨涵、王文彬等20余人出席。 
     
      1946年6月13日 民盟重庆市支部鲜英和邓初民、冯克熙、李康、唐弘仁、罗涵先等与陪都各界4200余人签名致函蒋介石、毛泽东,要求协商解决政治问题,呼吁停止内战。 
     
      1946年7月14日 中共四川省委吴玉章、王维舟及《新华日报》社社长傅钟等,为李公朴先生被害事赴民盟重庆市支部鲜英、史良、邓初民等处致唁。他们来到特园见到了鲜英,鲜英悲愤而沉静地说:“暴徒、暴行是吓不倒我们的。” 
     
      1946年7月15日 民盟重庆市支部接到南京民盟总部关于李公朴遇害的电报后,在国府路300号召开支部委员会商议对策。参加会议有鲜英、吴春选、赵一明、冯克熙、郭思明、敬树臣、黄朋豪、章培毅,民盟总部留在重庆的史良、邓初民等。会议进行中又接到闻一多遇害消息的电报,与会人员非常悲愤,决定联合重庆各界人民团体发表抗议,联合筹备在青年馆举行追悼会。鲜英、史良、邓初民、李相符等电唁闻一多夫人高孝贞女士。同时,就李、闻被暗杀事件,向国民党提出强烈抗议。 
     
      1946年8月下旬 民盟地方组织负责人田一平在特园向各界民主人士公布了民盟北平市委委员孙中原被国民党特务逮捕的真相,并将孙中原妻王德伟所写的事实经过送《民主报》和《新华日报》发表。各界民主人士推许德珩先生往见张群,要求维护人权,释放孙中原。 
     
      1946年10月11日 中国民主同盟主席张澜由蓉飞渝,与前来迎接的中国民主同盟中委邓初民等20余人及各报社、通讯社记者多人一一握手后即乘车赴特园。在特园向记者发表对时局的观感,他说:“要和平、要民主才能达到统一,若现在国民党单独召开一党国大,只会造成分裂。并说“美国如注意世界和平、中国和平,就应该将美军撤出中国。” 
     
      1946年11月12日 国民党召开国民大会前夕,在南京的第三方面人士中,有一些人思想极为混乱。周恩来亲赴蓝家庄民盟总部,向民盟领导人建议:对于民盟是否参加国大这样的关键问题。应向主席张澜先生请示。民盟总部领导人接受周恩来的建议,当即由民盟总部秘书处副主任周新民同“特园”通长途电话。张澜在电话中坚决反对民盟参加国大,坚嘱不可提交名单。周恩来得知张澜对民盟总部的指示后,才如释重负。张澜又在当天下午和晚上,接连从特园打长途电话给民盟总部,再三表示民盟拒绝参加国大。并在电话中大声重复三遍说:“参加不得呀!”这个自特园给民盟南京总部的一锤定音的明确指示,稳定了动摇、犹豫者,保证民盟和中共风雨同舟,共进共退,创过险滩,迎接光明。民盟的这一系列斗争活动,使国民党孤立中共、破坏民主力量团结战斗的阴谋彻底破产。 
     
      1946年冬 张澜离开特园去上海前后,特别是1947年春中共驻渝代表和《新华日报》被迫撤退以后,鲜英对处于地下的中共党员和民主人士,一如既往地热情接待。即便在1947年冬民盟被国民党强迫“解散”而转入地下,直至1949年11月重庆获得解放,特园主人哪怕历尽艰险,始终为同志们大开方便之门。 
     
      1947年2月1日 ,民盟在特园举行民盟机关报《民主报》创刊一周年盛大庆祝晚会,各界人士300余人赴特园祝贺,当夜月白风清,大家在草坪散步,互相交换对时局的意见,都流露出坚定的促进民主的意见。 
     
      1949年3月中下旬 国共和谈期间,张澜要即将回重庆任西南军政长官的张群释放四川被捕盟员。鲜英与重庆民盟诸同志聚在特园研究营救方案,并协同重庆的民盟中央委员潘大逵、范朴斋找张群放人,几经周折,被关押在中美合作所的21位盟员于3月底、4月初分两批回到特园和参加营救接待的战友们热泪重逢。 
     
      1949年3月30日 田一平、李康、唐弘仁、尤圣夫、张真民、孙文石、刘慕宇、张大昌、余阳明、颜士奇、舒军、张明泛、仲秋元、周世楷、屈楚、罗克汀、王颖冰、唐珍澜等18位获释人员被分两批送来特园,由民盟重庆市支部接待。 
     
      1949年3月31日上午 国民党当局又释放并送出兰国农、何舒杰、熊鸿嘉3人,鲜英同样开了一张收条交给国民党特务。至此,经过鲜英等人的努力,终于从渣滓洞、白公馆集中营内营救出21位民盟盟员,包括田一平、屈楚、周特生、仲秋元等已是中共党员的7名盟员。这些同志出狱后,大都暂住在特园。 
     
      1949年3月31日中午 鲜英在特园备了酒菜,招待刚从监狱获释的同志,代表民盟组织向他们表示慰问。为了防止国民党特务再捕人,获释的人员很快都离开特园分散到各地隐蔽了。 
     
      1949年下半年 张澜传来指示,要鲜英尽量策动昔日同袍邓锡侯、刘文辉、潘文华等起义。鲜英当即设法将这一指示分别转达给邓、刘、潘等人,并希望他们认清形势,顺应潮流,采取主动,择时起义。而鲜英本人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如何保证西南重镇重庆完整无损一直到解放。 
     
      1949年下半年 受川东特委的委托,鲜英策反杨森,保住了重庆没有受破坏。 
     
      1949年11月30日 重庆获得解放,民盟重庆市支部及西南总支部的同志于12月陆续返回重庆。随着重庆的解放,特园作为“民主之家”推动民主运动向前发展的历史使命也就大功告成。 
     
      1949年11月30日下午,解放军先遣队进入重庆并进驻陪都伪总统府,重庆和平解放。特园也立即摆脱了被血洗火烧的险恶处境。当日晚,鲜英听到解放军进城的消息后,立即乘车上街,在蒙蒙细雨中欢迎解放军,并以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委兼重庆市支部主委的身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2011-1-4 15:43:00 责任编辑:舒心

  • 您是第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