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毛泽东、周恩来等对鲜英和特园“民主之家”的评价

    来源:中共中央统战部网站 阅读次数:
  •   今天,我们聚会在“民主之家”,今后,我们共同努力,生活在民主之国!——毛泽东 
     
      特生先生古道热肠,颇有孟尝君之风啊!——毛泽东 
     
      董老(董必武)赐名,冯将军(冯玉祥)题字,再配上表老(张澜)亲自撰写的楹联,如此雅事,特园的这三件宝物,可以称得上是“三绝”了。 ——毛泽东 
     
      鲜老先生,重庆解放时,你受惊了。感谢你当年的三次接待,感谢你对民主运动作的贡献。——毛泽东 
     
      国共两党之间有三件大事在特园协商解决的,值得纪念。——周恩来 
     
      特生先生忧国忧民,爱国情殷。——周恩来 
     
     
      1938年,我第一次到特园的时候,就觉得这里非常适合作为中共和各党派人士共商国是的场所。我一提出这个建议,鲜先生不怕国民党的限制和迫害,当场立即慨然应允。(特生先生回答: 共赴国难,我一愿意,二不怕)鲜先生一贯赤诚爱国,多年追随张澜先生为我国抗日民主事业奔走。在鲜先生的热情慷慨地招待之下,这里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千里逢迎,高朋满座。所以,董老誉之为“民主之家”,这是实至名归啊。——周恩来 
     
      特生先生和我们是共纾国难,荣辱与共。——董必武 
     
      特园不应与一般私人住宅同等看待。待您们二位老人(鲜英及夫人金竹生)归西后,“鲜宅”要建为纪念馆,以纪念它在抗日民主运动中的重要作。——董必武 
     
      特园很有纪念意义,要作为纪念馆原样保存。特老健在由国家照顾,死后由国家安葬。鲜宅权且留下,待特老百年之后,再交给国家做纪念馆。——董必武 
     
      谁似这川北老人风流,善工书,善将兵,善收藏图籍,放眼达观楼,更赢得江山如画; 
      管他法西斯蒂压迫,有职教,有文协,有政治党团,抵掌天下事,常集此民主之家。——张 澜 
     
      鲜特生老同志,在反动政府下,敢于经常地容纳有中共同志参加的民主人士集会议事,日餐授夕,被题为“民主之家”。“老同志!”这一称呼,至今回想,能接受者有几人呢?——黄炎培 
     
      嘉陵江上有一叟,银髯长可一尺九。 
      其氏姓鲜其名英,全力为民事奔走。 
      以国为家家为国,家集人民之战友。 
      反对封建法西斯,打倒独裁打走狗。 
      有堂专为民主开,有酒专为民主寿。 
      召集民主见曙光,民主之家永不朽。         
     
                 ——郭沫若 
     
      中共办事处在城内另外有一个地址是上清寺(曾家岩五十号)。这儿也就是周公馆。这个地方是中共招待文化界或新闻记者的地方。同在上清寺,有鲜特生的公馆,名叫“特园”,民主人士也常在那儿聚会。1945年下半年以来竟成为民主同盟的大本营。民盟主席张澜就是住在那儿的。“特园”很宽大,位于嘉陵江南岸,眺望甚佳,这儿后来由大家赠与“民主之家”的徽号,是我写的字,还题了一首诗上去……要叙述重庆的民主运动,‘特园’实在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地方,可惜我们在重庆时没有把这儿所经过的一些事情尽量的纪录出来。——郭沫若 
     
      林檎一树正着花,碧桃数枝尚含笑。篱畔蔷薇色艳红,心欲折之难动爪。 
      嘉陵江水碧于油,岸头淡淡雾笼罩。如愁如倦不可名,但觉清新风味好。 
      葡萄架柱是汉砖,架下浅浅有回栏。砖上犹存富贵字,惊人畅茂霸王鞭。 
      主人含笑对我言,此物屏山县最多。遍岭峥嵘一壮观,移来栽此牛角沱。 
      我欲举鞭鞭地主,地还耕者得其所。我欲举鞭鞭贪污,展开民运作前驱。 
      扫荡日寇扫三岛,长使人间春不老。江户川头看樱花,清酒一樽同醉倒。 
                              ——郭沫若 
     
      对其他第三方面的人士,我方也作了许多工作,往往白天开会,晚再到特园碰头,互相交换情况和意见。即使对青年党,我党也不采取排斥的态度,仍把它作为第三方面的一部分与之交往。——李维汉 
     
      我刚刚到重庆时,远望这座公馆“特园”雄踞山头,森严气派。我心想又不晓得是哪一位大军阀、大官人、大资本家的公馆。后来,我常到这里碰头见面,才感受到他(鲜英)是一位彬彬有礼、虚怀若谷、豪侠义气、待人以诚、洞察时情、晓畅军事、长于计谋、一位难得的好同志。——王若飞 
     
      如鲜英的特园,曾作为周总理和各界人士会见的场所……给民主党派指出了方向,……扶持了国民党内部的抗日派,这就最大限度地孤立了以蒋介石为代表的顽固势力。——钱之光 
     
      武峡文儒一老遐,银髯垂腹美如花。重逢共话春申浦,意取渝州民主家。——柳亚子 
     
      离周公馆不远,是敞亮的上清寺。内有几处大宅院。其中之一的门匾上写着“鲜宅”,主人鲜特生是重庆最大的豪绅首富。主人的大门向上层社会的民主人士敞开,我们在这里举行过好几次聚会。我虽年纪轻,也列位其中。借此我在重庆熟悉不少民主人士。长髯飘洒的张澜,是一言可定九鼎的四川革命老人。还有沈钧儒、史良、章乃器、黄炎培、谭惕吾等等,他们在各种场合,以各种形式,比如聚餐就是一种形式,把我们召集在一起。我参加了当时的统战工作,记得特别有趣的是,一次在“特园”大院落里摆了十大几桌酒席,大家谈笑风生。后来大伙儿一下斗起酒来。大家都知道郭沫若是个大酒家,谁知史良竟站起来,举起饭碗,一连几碗,一饮而尽,她的举动是向郭沫若挑战。到最后,郭沫若只好败下阵来。——刘白羽 
     
      我还应该提到鲜特老。和梁老,衡老,初老,罗先生不同,特老是位旧军政人员。但特老忠厚诚朴,沉默寡言,默默无闻的将他的特园和家产都献给民盟和民主运动使用。特园成了民主人士的“孟尝君”之家。对此,周总理给予过很高的评价。——冯克熙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2011-1-4 15:35:00 责任编辑:舒心

  • 您是第位访问者